博大精深的汉藏佛教文化亟待翻译公司宣扬

日期:2017-11-14 / 人气: / 来源:http://www.rzfanyi.com/ 作者:译声翻译公司

汉藏佛教的沟通对于当今佛教界、佛学界以及广大的寺院丛林都是非常需要、非常有益的。大乘佛教两大语系的相互交流,可以使整体的大乘佛教得到更好地继承和弘扬,这将有力地促

翻译公司

汉藏佛教的沟通对于当今佛教界、佛学界以及广大的寺院丛林都是非常需要、非常有益的。大乘佛教两大语系的相互交流,可以使整体的大乘佛教得到更好地继承和弘扬,这将有力地促进佛教的发扬光大。在汉藏佛教的沟通方面,已经有人做了一些初步的工作,但是做得还远远不够,所以当今汉藏佛教的沟通工作实有必要大力开展起来。怎样沟通汉藏佛教呢?博大精深的汉藏佛教文化亟待宣扬,翻译公司责无旁贷。

比如可以先翻译汉藏佛教各派所宗的经籍,使人能够得其枢纽。翻译要打破古典方式的束缚,要浅显易懂,形式上要现代化,比如使用现代语言和标点符号等。所译经籍要多所参考,在所有注疏中选择最精当者随文附注来帮助理解。进一步可以相互翻译汉地佛教主要宗派的大论、藏地佛教各宗派共同尊奉的五大论、四续部的一些教典,还有各宗各派所尊奉的重要经典,比如说格鲁巴的《菩提道次第论》,噶举巴的《恒河大手印》(此书法尊法师也有翻译),塔波拉杰的《庄严解脱道论》,以及八世不动金刚的教典、白莲祖师的教法、布顿大师的一些教典等等。另外还有萨迦派的萨班·贡噶坚赞和郭然巴·索南僧格的论典,以萨迦派为主的一些比较主要的讲述;觉囊派笃卜巴·喜饶坚赞的《了义海》、《第四次结集》、《佛教总释》等;宁玛派隆钦绕降以《七藏》为主的著作;米旁南江嘉措的《如来藏释》、《承许他空师子吼论》,还有吉美岭巴的《功德藏》等。通过这些,就可以比较深入地了解到汉、藏佛教的教法理论。

另外,藏传佛教在前弘期的赤松德赞时期已经特别注重宗轮的研究。什么是宗轮呢?就是各宗派的观点、佛教义理隐显的比较,分析它们之间的最终差异在什么地方。这就需要把藏传佛教各教派高僧有代表性的宗轮著述系统地翻译,较著名的如《章嘉教派论》和隆钦《宗轮藏》等。同样,汉传佛教各宗派大德的著述,也需要系统地组织翻译,从中我们就可以详细地了解到整个汉传佛教的流传情况及其教法、理论等。

还可以利用藏汉佛教沟通而形成的优势整理、编辑一些更全面、更准确的新书,比如可以重新用通俗文字编写一本《佛本生大集》。因为现在藏汉两地所有的佛本生传,虽然对佛的多数本生内容有所叙述,比如两地都有的《佛所行赞》里有34个本生故事,噶玛巴·自然金刚依此增为《佛百生传》,汉地也有几种各有所长的佛本生集,然而细看两地的大藏经,觉得还有必要再从藏汉文的经律论中搜集、增加一些新的本生故事,总汇成一册,使人能够一览无余。

佛门弟子的修行,首先就是要知道佛陀教诲的内容是什么,所以佛教内部主要派别之间的沟通和相互学习意义重大。所谓“闻、思、修”的修行次第,就是在闻的基础上进而思、修,就可以逐步成就佛道。将存世的所有佛教经典相互交流和总汇起来,这是我们对于弘法利生事业应尽的责任,我们作为佛门弟子,无论是出家人也好,还是在家信奉佛教的居士也好,这样也就是做到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一件事情,所以我觉得这项事业非常重要。

藏汉佛教的互相了解和沟通,对于整体佛教弘法利生事业的继承和发展,对于广大僧俗弟子自身的学习修行、消除业障、增长福慧以至成就佛道都有无边的功德和利益。所以这项工作既责无旁贷,又刻不容缓,是我们每个翻译公司必须要做的工作。我觉得中国佛教协会应该负责组织,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也有责任和义务把这些工作逐步开展起来。当然具体怎样组织,怎样有效开展工作,还需要广大藏汉僧俗朋友们进一步探讨和深入研究。这是我个人对于沟通藏汉佛教的一个初步建议,希望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引起大家的思考和讨论,共同筹划和完成这项既很重要又非常艰巨的工程。

文章来源:http://www.rzfanyi.com/6609.html
Tag推荐:佛教文化翻译  

现在致电 158-9898-6870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Go To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