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英诗踏上中国古典诗词的鼓点

日期:2018-03-11 / 人气: / 来源:http://www.rzfanyi.com/ 作者:译声翻译公司

让英诗踏上中国古典诗词的鼓点
李景琪
(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外语学院 珠海 519085 )
摘要:
    中国古典诗词和英语诗歌均为两种不同文化中文学之桂冠、语言之精华。本文分析、对比了东、西方两种不同诗歌在意境、结构、韵律等方面的巨大差异。作者提出要以国人喜闻乐见的中国古典诗词的形式翻译英语诗歌,并以三首英语诗歌为例进行了尝试。
关键词:
古代的;诗歌;翻译;英语
中图分类号:H315.9
Translating English Poetry Into “Chinese Classical Poetry”
Li Jingqi
(School of Foreign Languages,BIT Zhuhai,519085 China)
Abstract:
    Chinese classical poetry and English poetry are both laurels of literature in the two different cultures. This paper analyses and compares the differences of artistic conception, structures and rhythms of the totally different Eastern and Western poetry. The author intends to translate English poems into Chinese version in the form of Chinese classical poems, and provides three instances of translation in this way.
Key words:
Ancient; poetry; translation; English
 
诗歌是人类文学宝库里的瑰宝,是人类语言的结晶。
英语诗歌虽然只有不足千年的历史,却涌现了许多伟大的诗人,其创作的境界和新颖的形式,使得吸收了五千年中国诗歌精华的中国诗家不敢不放下架子,虚心与之相商讨教。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古代文学博大精深。而诗词更是中国传统文学花园中一朵最为璀璨的奇葩。在中华文明灿烂的历史长卷中,唐诗宋词作为中国文学史上的奇峰异秀,更成为中华文化之最,为世界各国文人墨客所敬慕,被公认为全人类的共同财富、传承中华和世界经典文明的瑞器。
中国古诗词的突出特点之一就是:追求情景交融、理物和谐,也就是说,以情、理、景、物等四象的千锤百炼,展示诗人的情感、情怀、情趣和情义。根据吴洁敏教授在《汉语节律学》一书中所指出的,汉语的节奏周期分为往复型、对立性和回环型三种模式。 “由语音的音高、音强和音色的异同对立统一组合而形成了处于汉语语音链上的音顿律、长短律、平仄律、抑扬律、声韵律、快慢律、重轻律等七种形式。这些节律形式相互叠套在汉语的基本音步层??节奏层??节奏群层中。”(见吴洁敏,汉语节律学,133)辜正坤教授也说:“汉字单音节现象是汉诗音象美的基础。”而“西方印欧语系语文则以多音节为其音象美的基础。”这“两种语文产生的音象美固然各有千秋,但若加以比较,则可明白汉语产生诗歌音象美的潜力比印欧语大得多。”(辜正坤:中西诗歌鉴赏与翻译理论,21)与汉诗相比,英诗格律主要包括节律与声韵两个方面。英诗的诗歌节律是由其声调模式相同的部分有规则地重复出现而形成的。即数量式节奏。由说出一个音节的长度而定,后续音节的时间长度也有规定。再就是强音式节奏,确定强弱的变换。一组音节配合着其中的强音组成节奏的最小单位,形成韵节或叫韵步(foot)。有不同种类的韵节(韵步):如抑扬格韵节、扬抑扬格韵节和抑扬抑格等韵节,来调整每个诗行的声调。共分为单韵步、双韵步到八韵步。在押韵形式方面, 西诗也有押韵、押尾韵的习惯。表面看来,中西诗歌押韵格式非常相似,但实际上差别很大。西诗的韵脚格式趋于多元韵式。即一首诗里可换用多个韵脚。这与汉诗常见的一韵到底的押韵方法差别很大,这是因为印欧语系的单词绝大多数是多音节词,适合押同一韵脚的同音词非常不够。与之相比,汉字绝大多数都是非常规范的开音节字。元音比辅音响亮、悦耳、作为尾韵使用,特别有助于增强听觉上的感受。
从上述对比英汉诗歌韵律选择和建行规则的异同可知,要把英语诗歌,以中国人喜闻乐见的形式传情入境,而绘声绘色地译成中文,其难度之大,可想而知。但由于本人对诗歌翻译的迷恋和追求,即使在苦思冥想中度过漫漫长夜,也要绞尽脑汁把英诗的经典演绎成中国格律诗词的孪生兄妹,以期国人能充分欣赏这些异国才思者的智慧结晶,从而实现自己的“英诗汉译求意形,中西合璧化归一”的翻译梦想。
怀着这种沐浴圣池之情结,再次体味著名美国诗人弗罗斯特的名言:Poetry is what gets lost in translation . “诗者,译中损失之物也。” 这句至理名言,久久萦绕心间,竟常常使我夜不能寐。
    就是这种神圣的使命感,驱使笔者作了一些探索和尝试。下面,首先以翻译素有“新英格兰乡村诗人”美誉的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A Late Walk一诗为例:
 
A LATE WALKRobert Frost
 
When I go up through the mowing field,
The headless aftermath,
Smooth-laid like thatch with the heavy dew,
Half closes the garden path.
 
And when I come to the garden ground,
The whir of sober birds
Up from the tangle of withered weeds
Is sadder than any words.
 
A tree beside the wall stands bare,
But a leaf that lingered brown,
Disturbed, I doubt not, by my thought,
Comes softly rattling down.
 
I end not far from my going forth,
By picking the faded blue
Of the last remaining aster flower,
To carry again to you.
 
全诗四节(stanza),每节二、四句押韵。每节的音节数为(9,6,9,7)(9,6,9,6)(8,7,8,6)(9,7,9,7)。这样的诗节数、行数和音节数,很接近中国古典诗词中的五言诗、七言诗或某些词牌的节奏和韵律。如果能这样:用中国古诗词的节奏和韵律来翻译英语诗歌岂不妙哉。在翻译此诗的过程中,笔者在动笔前首先一遍遍地咏诵原诗。俗话说“书读千遍,其意自见。”随着咏诵遍数的增多,这首诗的节奏感、遣字用词之妙逐渐在我的耳目中强烈、明晰起来;其诗情画意在我的头脑中越加浓艳。顷刻之间,陆游《卜算字·咏梅》中的词句“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开始在我的脑海中回荡,哦!那是远古的步伐,那是低沉的鼓声,那是《卜算子》踏着(5,5,7,5 )(5,5,7,5)的鼓点在前进!再一看,此四节诗中第三句的音节数分别是(9,9,8,9),而这四句诗的内容也较多,是每节的重点。这四行用七个汉字能不能完整表达原作的意思呢?我一边琢磨,一边就写下了如下的译文:
 
《黄昏漫步》—弗罗斯特
 
穿越刈草地,
草茬何齐齐,
光如苫草附露滴,
花径半遮蔽。
 
步入花园里,
枯草乱遍地,
灰灰鸟儿惊飞起,
无语对悲凄。
 
裸树近墙立,
一叶未坠离,
无疑吾思搅动伊,
徐徐飘落地。
 
但见紫苑花,
凋零又孤寂,
驻足摘下献予你。
怜伊是惟一。
 
译后小记:
在萧瑟的秋日傍晚,诗人在花园外散步,走入刚剪过的草地,剪去头顶的茸草茬在暮色下显得光滑平整,就像浸满了露水的茅屋顶上的苫草一样,盖住了半边小径。
他走进花园惊起了几只小鸟,这些鸟儿没有艳丽的羽毛(sober);诗人的目光回到地面,只见干瘪枯萎(withered)的草乱七八糟地(tangle)倒在地上。此情此景给诗人带来了无限的悲凉和伤感,以至用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
他又看到园墙边有一棵被秋风剥光了叶子的树,猛然发现还有一张枯叶(brown)摇摇欲坠,在与大自然作最后的抗争(lingered),就在此刻这最后一叶却飘然离去(rattling down),完成了它最后的使命!诗人不禁自忖,难道是他忧伤的思绪干扰了它?
诗人没走太远又突然发现了一朵紫苑花,这是秋天里的最后一朵。正是:韶华已逝艳色褪,形单影只无相随,怎不令人悲,胡不催人泪!一时百感交集,怜香惜玉之情便油然而生,终于俯下身来小心翼翼地摘下,再一次连同他的秋悲、心碎献给了你—跟诗人同样感怀的读者!
此诗译成后,笔者曾反复诵读。读到最后竟然分不清是在读英语诗的译文,还是在读《卜算子》,也许这首美国诗人弗罗斯特的名篇已经与中国古诗词溶于一体了吧!
具体翻译中,韵脚“衣(i)”(在上海古籍出版社《诗韵新编》属“五支: i”)
几乎是在读了几遍后很快定下的。根据本人的经验,汉韵中“昂-ang”(即《新编》中的“十六唐:ang, iang和uang”出现频度最高,“安(an)《新编》中的十四寒:an, ian, uan和van”和“衣(i)”次之。而上述译文,使用“衣”韵一韵到底,不但整体性强,也省去了换韵的麻烦)。sober一词的翻译让笔者颇花了些功夫,在描述鸟儿羽毛不艳丽时,中文的形容词似乎都与“灰”字有关:“灰暗”、“灰不溜丢”、“灰不拉几”等,最后用了“灰灰”叠词,以加深“灰度”。这灰色的天、灰土的地、“灰灰鸟儿惊飞起”与萧杀的“秋气”和衰败的环境一起,便构成了静动结合的苍凉画面,给人强烈的视觉和心理冲击。
除“灰灰”外,译文中还有两组叠词“齐齐”和“徐徐”,分别位于第一和第三节,它们静动结合、前后呼应。前三节各有的叠词,由于分别在第二,第三和第四句,在诵读时又会使人产生舒缓、平衡和递进的感觉。
原文第二节最后一句is sadder than any words是本诗关键句。这是诗人当时悲怆、凄凉甚至近乎绝望的感觉而引发得的、出自心灵深处的叹息和哀号!如何准确、传神地把握好此句的翻译,似乎是全诗翻译中成功与否的关键。原文使用比较级,用五个汉字表达此意也非不可,但会使诗意顿失,也难押韵,突然间柳永的《雨霖铃》“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犹在耳边,遂写下“无语对悲凄”,也算是信手拈来吧!
最后谈谈译文中动词的使用。单字动词的使用在句中往往会起到点睛的作用,如“乱”和“对”。第一、二、和第四节的头两个字分别是“穿越”、“步入”和“驻足”,节首双字动词的使用似乎唤起了读者的注意,让读者跟随诗人的步履和眼睛,完成了这一深秋之旅。
******
当作者又读到英国诗人Jane Taylor泰勒笔下的《紫罗兰》时,于是又心血来潮,对之进行了一番研究、探讨,经过审读、阐释最后翻译成文。
 
让我们先阅读一下《紫罗兰》这首诗。
 
The Violet Jane Taylor
 
Down in a green and shady bed
A modest violet grew;
Its stalk was bent, it hung its head,
As if to hide from view. 
 
And yet it was a lovely flower,
Its colors bright and fair;
It might have graced a rosy bower,
Instead of hiding there.
 
Yet there it was content to bloom,
In modest tints arrayed;
And there it spreads its sweet perfume.
Within the silent shade.

Then let me to the valley go,
This pretty flower to see;
That I may also learn to grow
In sweet humility.
原作欣赏:
在这首诗中,作者针对人们在生活追求中表现出的浮躁、喧闹、狂热和急功近利的不正常情绪写下了这首诗,针砭时弊,赞美一种与社会常态相反的品质。诗中的紫罗兰绰约多姿,但艳而不妖,俏而不争,含而不露,心满意足地静守一小片天地,默默奉献自己的美丽和芳香。它没有自轻自贱的卑屈,没有孤芳自赏的清高,没有争风吃醋的闲兴,没有被人遗弃的苦恼;婷婷玉立,点缀一片绿荫,撒发一阵郁香。作者写花,也是写人。紫罗兰表现出的温良谦恭,淡泊名利,超尘脱俗的品质,正是诗人提倡的品质。
 
译文:
《紫罗兰》简·泰勒
 
绿绿树荫下,
清雅紫罗兰;
梗茎弯弯首垂地,
意欲隐其颜。
 
可爱花一朵,
美丽又鲜艳;
天生丽质缀庭院,
何苦藏山涧。

花开心已满,
素色好妆扮;
醉人芬芳正飘散,
静静绿荫间。
 
我欲进山涧,
一睹伊芳颜;
学其虚怀习淡然,
君子何谦谦。
 
译后小记:
原诗为抑扬格,3、4音步交错排列。尾韵为(abab)(cdcd) (efgf) (hihj),其中(e)bloo与(g)perfume不同;(i)see与(j)humility短元音和长元音相近。故尾韵也算工整。此诗将紫罗兰拟人化(personification), 把人谦逊而隐其锋芒的美德赋予花木之属,这是全诗的闪光之点。所以在翻译此诗的过程中,就要对出现两次的modest和hide以及humility作重点、细腻又恰到好处地描述。至于全诗的韵脚,由于本诗标题为《紫罗兰》,若能以“安(an)”韵一韵到底,则会有题文呼应、一气呵成的效果。
第一节译文中,使用了“绿绿”和“弯弯”两组叠词,增加了乐感。第一、三两节中的两个modest分别译为“清雅”和“素色”以表达“清丽淡雅”和“素面本色”之意。
第一、二节中的两个hide(hiding)则分别用“隐”和“藏”以避免汉诗中重复同一词汇的忌讳(这是本人在英诗汉译的长期实践中一直坚持的观点);“隐”和“藏”恰好都位于两节末句的第三字,既有对称之形,又有递进之意,诵读时则可以产生联想的效果。
译文第三、四两节的末句,又使用了“静静”和“谦谦”两组叠词,似乎起到了前后呼应之效。
另外在此诗的翻译中,也使用了一些习语、成语或“变形成语”(个人语),如“天生丽质”、“虚怀若谷”、“谦谦君子”。而且译文再一次使用了《卜算子》的节拍。力求使意美、音美、形美有机地融为一体,既能传达原作者的意境,又能符合国人赏诗的审美情趣。
以上两首诗都与花有关。第一首描述的是深秋的紫苑花,第二首赞扬的是紫罗兰。译文用的节拍都是“双”《卜算子》。
******
以下是英国作家、诗人G·K·切斯特顿的一首诗,描写的是一种可爱的动物。
 
THE DONKEYG·K·Chesterton1874 – 1936

When fishes flew and forests walked
And figs grew upon thorn
Some moment when the moon was blood
Then surely I was born.

With monstrous head and sickening cry
And ears like errant wings
The devil's walking parody
On all four-footed things.

The tattered outlaw of the earth.
Of ancient crooked will;
Starve, scourge, deride me: I am dumb
I keep my secret still.

Fools! For I also had my hour;
One far fierce hour and sweet:
There was a shout about my ears,
And palms before my feet.

原作分析:
原诗共分四节,每节四句。每节二、四句押韵。每节的音节数都是(8,6,8,6),十分整齐。这样均匀的音节数,又都是偶数,最适合用汉诗的“七言古体”来翻译。原文112个音节,译文如用“七言古体”,则总字数也为112,与原文音节数完全一致。韵脚方面:译文共四节,第一节用(ang)韵,第二节(ao)韵,第三节(an)韵,第四节又回到(ang)韵。
该诗的第一节就开门见山地讲述了几桩稀奇古怪、匪夷所思之事:鱼会飞翔、森林会走路、无花果长在荆棘上、月亮上面有鲜血等等。诗人丰富的想象力构思出来的这一系列荒诞的奇闻异事,顷刻之间很可能会在读者的脑海中勾勒出几个生动的画面,引起读者极大的兴趣,从而激起读者的阅读欲望。就在读者还沉浸在这些离奇古怪的事件之中,惊愕未定之时,“Then surely I was born.”“俺”(驴,谦卑者的自称)诞生了!第一节戛然而止。
第二节里,诗人对驴的外貌和动作作了细腻的描述:头的样子(monstrous head)、难听的吼声(sickening cry)、耳朵的形状(like errant wings)、动作和走路时的丑态(The devil's walking parody)。最后一句On all four-footed things.这一切都落在了四条腿的东西“驴”身上去了。
第三节在第二节对其外貌描述的基础上,追溯了驴卑贱奇怪的身世---古代的遗训(ancient crooked will)和现在不光彩的身份---歹徒逃犯(outlaw),把其难看的皮毛说成是衣衫褴褛(tattered),又进一步向世人倾诉了“驴”所经受的苦难---忍饥挨饿(Starve),鞭笞之苦(scourge),遭受嘲笑(deride me)。但是,“驴儿”坚强不屈,又不乏幽默:俺是哑吧,正好可以守口如瓶,保守内心世界的秘密!
第四节的第一个词Fools!是“驴”发自内心的对人类的反击和嘲弄:你们都认为俺们傻,真正的傻瓜是你们人类自己!俺虽其貌不扬,饱受奴役之苦,却也有自己得意洋洋的时候(I also had my hour)。正是:
热带阳光里,原野风习习,
驴儿卸挽具,撒欢沙土地。
遥望有棕榈,婆娑又美丽,
驴儿刨笨蹄,瞬间绝尘去。
耳边呼呼响,风声何厉厉,
奴役终有时,此时俺得意。
原文尽显生动、诙谐、幽默,驴像尽彰,是描写动物诗歌中的上品。
笔者最终写下了如下的译文:
 
《驴》—G·K切斯特顿(英)(1894—1936
 
森林会走鱼飞翔,
无花果儿刺上长;
月亮上面血流淌,
俺就生在此辰光。
 
畸形脑袋怪声叫,
耳朵如翼胡乱摇;
拙劣模仿魔鬼跑,
俺们长着四只脚。

远古歪曲的遗言,
地上褴褛的逃犯;
饥饿,鞭笞,嘲笑俺:
哑巴正好守秘言。

傻!俺自有好风光,
甜蜜热烈又芳香;
呼呼风声耳边响,
婆娑棕榈在前方。
******
结语:
诗歌的翻译,首先在于理解诠释原诗的情趣和境界,而非拘泥于个别字词的传达精确与否。况且,解读原诗亦不在于囿于情景的复述与描摹,而更求让译文读者产生类比和联想。为此,译者就得首先做到领悟原作细微入绘的情趣雕凿,体味原作妙趣横生的意绪,描摹独到无二的情感联想,从而再现原作扣人心弦的艺术魅力。

******
附:泰勒《紫罗兰》《疯狂英语·中学版》2007年第10期译文:
 
在绿草葱葱、阴翳的花床上,
一株羞怯的紫罗兰正在生长;
茎枝弯弯,花儿垂下了头,
好像要躲开别人欣赏的目光。

它是一朵美丽动人的花,
颜色那么明亮纯净;
如果不是害羞的躲藏,
它也许可以为瑰丽的亭台添光。

然而,它就在那里欢欣的绽放,
展现着不炫耀的端庄色调;
在这片寂静的花荫下,
悠悠散发着它甜美的芬芳。

让我到山谷中去吧,
去看看这株秀美的花;
我也会学着怀着“令人愉悦的谦逊” 
静静成长。

 
文章来源:http://www.rzfanyi.com/8295.html
Tag推荐:古典诗词翻译  
翻译知识相关问答
问:要充分考虑不同语言排版习惯?
答:虽然有些国家使用同一种语言,但是他们有不同的书写习惯。如果您希望译文在某个特定国家使用,请务必明白指示。我们必须在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
问:你们翻译公司的译员有相应的专业背景吗?
答:我们对每个译员都是按其行业背景进行细分的。拥有国内及国外多个专业方面的译员,我们会尽量安排最符合您译员为您进行翻译。他能够明白您的行业背景知识,使用专业术语,对表达和英文习惯用法都很熟悉。
问:口译一天多少钱?
答:1、按语种收费,如常见英、日、法等常见语种价格都在1000-1500这个范围,像一些小语种如印尼语口译,这些就收费会高很多。 2、按口译类型收费,如常见的陪同翻译与同声传译之间的价格相差会在几千元之间 3、按口译性质收费,如技术非常专业的,电力软件普及。
问:如何保证不泄漏文档机密?
答:我们确保您文档的安全性。除非另作说明,否则我们会为客户的译件严格保密。客户如有特殊的保密要求,可事先通知我们,双方签订保密协议,以便采取严格的保密措施。
问:为什么要进行多语言网站翻译?
答:①.扩大潜在客户群,拓宽企业的销售渠道。 ②.提高用户对企业的形象认知度。 ③.增强企业竞争力。
问:我的项目文章用词非常专业、专业领域却跨度大,你们如何准确翻译我的文稿?
答:我们充分了解,你说的这种情况和担忧都是真实的,但通俗的讲,我们吃的就是翻译这碗饭,干的就是这份工作,对于这种情况,首先,请您相信我们一定能找到有相关领域翻译经验的翻译处理您的稿件,这使得在翻译思路和专业术语上我们可以通过类推的方式实现比较准确的翻译;另外,一些实在无法确认的说法,我们一般都会查阅文献、以及在互联网上查询相关说法,并进行比对;最后,在必要的情况下,我们会让翻译通过与你方技术工程师或项目经理加强沟通,从而实现最佳翻译效果。
问:翻译字数是如何计算的?
答:翻译字数一般是以中文字符数,即Word工具“字数统计”第三行字符数(不计空格)为基础的。中文字符数是指汉字、阿拉伯字母、数字以及标点符号,但不包括空格,如果没有电子文档,只有硬拷贝(印刷品),翻译字数的计算只能采取估算的公式。最简单的计算方法是:行字数*每页列数=翻译字数。或者,您可以与我们联系,我公司有经验的工作人员将免费为您估算字数。
问:陪同翻译委托流程?
答:1、常用语言普通口译提前1天预约,周期长、需要人数多或小语种提前2-3天;如果您没有预判或者确实无法确定准确的时间,也可以随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全力安排。 2、提供确切时间、地点、外宾人数,所需服务天数; 3、提供翻译工作内容:专业技术指导研讨,设备安装调试,商务谈判等最好事先准备相关资料供翻译预习; 4、如需出差需提供详细目的地。住宿、用餐及车旅费一般由委托方承担。 5、签订协议并预付定金后我们会安排译员与客户进行沟通。
问:如何对待长期合作?
答:我们备有长期协议书,签订长期协议后,客户可享受优惠价格、优先服务等优惠条件,使双方长期稳定地发展合作。
问:我们是新技术行业用语非常专业,你们能处理吗?
答:我们能处理新技术行业的翻译,我们会根据项目需要组建项目小组,对涉及到的专业术语制作词汇表,词汇表会交给您来确认。并有着专业术语库作为保障,您大可放心。

相关阅读 Related

现在致电 158-9898-6870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Go To Top 回顶部
  • 扫一扫,微信在线